βѽȺ2


注定也是个价值投资者——山水又相逢

       这世上的价值投资者注定是少数,正是因为少数,才有价值投资者的获利空间,一个方法如果总是有效,那它很快就会无效。而价值投资能长期有效,正是因为它有时会无效。

 

       索罗斯说过:投资只是他的副业,他的主业是哲学。我很认同的他的看法,因为真正决定一个人投资风格的实际是他的价值观

 

       虽然我真正接触投资方面知识的时间很短,也就一年左右。可是投资方面的准备,可能我已经做了很久。价值投资其实有一个天然的门槛,那就是它是逆人性的,老子说:“天知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为什么大部分人在股市里会赔钱,因为追涨杀跌才是人性,那会不会有大部分不再追涨杀跌的时候呢,起码从人类几千年的历史里没有记载过。

 

       从小就发现自己在很多地方和人不一样,这其实是件挺尴尬的事,因为我是个好面子的人,与众不同的感觉很多时候并不好。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小时候玩击鼓传花这游戏时的情形,当看到小伙伴们都很激动兴奋的时候,我却一个人在旁边无动于衷,真的不理解这么无聊的一件事为什么大家玩得这么开心,但又不能说出来,会让人很扫兴(写到这突然发现和股市大涨的情形很像)。

 

       我的投资之路

       1.独立思考:

       真的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具备这个能力的了,可能是从认识专家开始,以前大家最相信的就是书本里,报纸上,电视中的专家们的意见,我曾经也是,可是很不巧的是我是个记性很好的人,又特别喜欢学习新东西,渐渐的发现,为什么不同的专家的很多观点是互相矛盾的,这让人到底相信谁的呢?

  

       对历史的喜好让我慢慢学会了如何思考,从小就很喜欢读历史,各种相关的文章书籍有机会都要看一看,初中就开始看《史记》和《资治通鉴》,现在看来一是求知欲重,二是很享受那种“学富五车”的感觉,其实根本没懂,只是看了一堆大杂烩回来,在大学里有一天不知怎么就开窍了,可能是跟学习命理有关(有机会补述)。发现自己以前看历史只是看了一大推观点回来,没有真正有用的东西,有了这层思考,再一看市面上关于历史的书籍和文章,发现这些书根本就是断章取义,罗列的事实都是选择性的,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论证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所以读了这些书,不过是接受人家的观点而已,事实是什么,天知道。我终于明白了那句话“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和卷商们的研报很像罗列的数据和论证最后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给予推荐评级。

 

       这时的我突然对研究历史真相感兴趣起来,怎么研究呢?虽然相同的事情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会显得大相径庭,但实际上发生的事实只有一个,所以忽略掉那些充满主观的观点,而去寻找客观的固定事实,时间、地点、人物、发生了什么事件,通过对客观指标的分解来还原事实。有了这个思路,我研究的第一个问题是TG是如何发家的,为什么当时那么多党派、军阀,单单就TG发家了呢。第一步我先是按着时间和人物顺序把TG发家前后的大事件和核心人物梳理了一遍。这样我发现一个政治团体的发展壮大和公司其实是类似的,人才、资源(钱)、机会三者结合,再回头来读传统的历史读物就发现其实很多重要的史实都被有意隐藏或淡化了,一个成功的人物或团体其实对于历史并不愿意说实话,只会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就像王石会告诉你他当年很有商业头脑靠卖玉米取得第一桶金,但他不会告诉你他的父亲是铁路局副局长,更不会告诉你他的岳父是谁,不会告诉你不是谁都可以这样获得第一桶金的。后来接触投资后发现研究公司和研究历史其实是一样的方式,公司老板和券商们不会和你说真心话,老板只会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东西,卷商只会告诉你他认为的东西。而一家公司就像一个人一样,把它的历史拉长看,就大致能摸透的它的禀赋、脾性。就像八字口诀一样“先天何处、后天何处、但知来处、便晓去处。”用孔夫子的话说就是听其言而观其行。

 

       2.拒绝泡沫:

 

       学生时代最流行的的服装是阿迪达斯和耐克,那时大家都以拥有这样的名牌为荣,谁要是穿了一身名牌,总会收到艳羡的目光。我一直不理解这种行为,在我看来衣服就只是衣服,为什么挂了不一样的商标就显得这么不同,而且可以比别人卖很高的价,我妈也给我买过阿迪耐克,这就让我更不理解了,因为亲身体验过之后我发现它们和我以前穿过的其他衣服鞋子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啊。由于自小就有着这种拒绝泡沫的思想,所以在雪球上接触到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后一下就觉得很对自己的胃口。

 

       3.在游戏里学习投资

 

       其实,说起来我第一次系统的实践价值投资理念居然是在游戏中,曾经迷上腾讯出品的一款叫《将魂》的网页游戏,这是一款三国题材的游戏,里面的玩家被划分成魏蜀吴三个阵营。刚开始充了一点钱随便玩玩,因为会玩一点排名一直靠前,就这样渐渐欲罢不能一直玩了下去,要保持一定的实力,充钱是必须的,加上游戏里的恩怨情仇。不能像土豪玩家那样一掷千金,我每次消费都是精打细算,这样被我慢慢琢磨出了门道,也就是在游戏里我第一次领悟到了边际收益的概念,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每花一块钱所获得的战力提升其实是慢慢递减的,钱花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发现再花钱的性价比是很低的。还有就是游戏里的通货贬值其实是很快的,每次更新,以前花大价钱才能取得的道具会突然变得很便宜,然后又有新的更贵的道具顶替贬值道具的位置,而我从来不购买新出的高价货,总是去买打折的旧货。这样几次更新下来可以和土豪们缩短很多差距。到最后,我以不到5000的消费水平基本可以和2万左右消费水平的高玩们保持同一层次(而且是会玩的2万,如果不会玩就像中了老千股一样,几万都可以打水漂)。总结下通过这次游戏的经历领悟到的价值投资原则:一.要学会估值,通过估值来判断游戏里推出的道具和消费活动是否合算,哪种发展方式最科学经济。二.识别消费(投资)陷阱,游戏里有很多隐藏的消费陷阱,让你不知不觉就可以花掉很多钱,花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什么都没得到,大部分都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设置的,举一个最有效也是最常见的例子,就是抽奖活动,就像彩票一样,用很低的概率和很诱人的奖励来麻醉你。

 

       三.一定要保持耐心,这样才能坚持到最划算的机会。游戏隔三差五就会搞各种活动,看着也挺诱人,一般人每次有活动都会花点,这样到真正很划算的活动(这种机会很难得)出来的时候,往往已经花了不少钱,只能适当买点。而我坚持一个原则,除非明显打很大折扣,一般的活动都不参与,只有很划算的时候才大手笔参与。就如抄底一样,大部分人在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满仓,到了真正底部只能望底兴叹。这个其实很难的,因为要不断的挑战自己的耐心,我很欣赏德川家康的一句话“杜鹃不啼怎么办?等它啼”,真正的机会都是等出来的,没有其他办法。四.永远不要去当第一,当第一是一件很荣耀,但一旦当上了第一,你就很难再下来,你会想方设法保住自己的位置,这样就只能不断的花钱,而且必须比别人花的多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不过这就带来了一个悖论,不当第一,那玩游戏还图什么呢,确实,不管你再会玩,规则都是由运营商们制定的,而且他为了让你花钱可以不断变化规则,真当过第一,也会发现就是一种精神的快感。所以后来我再也不玩这种竞争花钱的游戏了。

 

       4.缠论与投机

 

       我和金融结缘是源自《货币战争》这本书,这本现在看来更像是小说的书让高中时的我惊为天人,简直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第一次知道了货币的魔力,第一次知道了共济会,也是第一次让我把喜欢的历史,军事,政治和经济结合到了,了解到了推动这个世界的其实永远是利益。由着这扇窗户,我如饥似渴的阅读了相关的很多书籍,《国富论》周其仁的书,张五常的博客,巴曙松的书、《地缘政治学》《石油战争》《粮食战争》《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伟大的博弈》等等,还有网上论坛上的各种大神,网友天地论坛,天涯,西西河等许多。当时的自己感觉充满了纵横捭阖的激情,好像对国际政治经济也是了如指掌了,知道了美国利用货币来割羊毛的原理,感觉经济也就那么回事,周期性,和中国哲学的盈亏满溢类似。信心满满的自己觉得发现了世界的秘密,并且要利用这个秘密来谋利,08年的时候世界金融危机来临,我很兴奋,感觉大的机会来了,可惜当时正好还没高考,好不容易等高考结束都09年了,国家正好出了4万亿的政策,感觉肯定会复制07年的大牛市,迫不及待的找父母要了几万元就杀了进去,当时对股票具体什么都不懂,在网上看到缠中说禅的博客很是崇拜,感觉缠师什么都懂,而且讲的东西都是我感兴趣的,也认同缠师说的股市是个人性修炼场的理论。开始研究一买二买三买、中枢、走势、盘整。感觉买点还比较好找,就是买了之后老是不涨,过了几天忍不住换一个,结果又开始一直涨。觉得正股的波动太慢,套利空间不大,又注意到了权证,这个对胃口,T+0,这样不是可以一直买卖赚钱,当时刚碰到江铜权证大涨20%,马上追进去,第二天就赚了十几个点,真爽,结果第三天就暴跌,反而倒亏10个点,套了几天后好不容亏两个点跑掉又开始大涨了。总结的经验是江铜太热门了,波动太大,把握不了,换一个没那么热门的,石化权证,来回搞了几波,好像也没赚到钱,这时大学也开学一段时间了,股市也开始见顶回落,而由于在石化权证上没注意到期时间,损失惨重,这次决定痛定思痛,开启长线投资,想既然是4万亿,基建肯定受益,钢铁也跑不掉,鞍钢这个企业名气很大,于是把所有资金全部撤出买入鞍钢作长线,结果买入之后就开始跌跌不休,索性不再关注股票,心想以后迟早有一天会涨起来。结果过了几年后打开账户缩水一半,实在受不了全卖了,从此觉得炒股类似赌博,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不过还是有关注中国经济,感觉中国经济似乎越来越差,股市跌也是正常,心里还是隐隐盼着股市能来个大跌,不过这次不敢轻易抄底了,发现一直在2000多点徘徊,给自己的目标是跌破08低点再进场。

 

       5财乎网

       今年偶然的机会在佟赫斯的博文里看他提到财乎网,好像很推崇的样子,看了自我介绍,感觉是一个少年英豪。看了财乎网教学的前几课,感觉有点太基础了,兴趣不是很大,断断续续学了几节课,觉得财乎网还是有水平的,就还是有一塔没一塔的慢慢看着财乎网的课程,直到黄氏价格这一课,彻底把我震撼了!真是后悔没能早一年接触到财乎网,就可以更好把握这波行情了。虽然在雪球学了很多东西,自己也有一点经济学的小基础,能明确肯定低于净资产的银行和大国企是明显低估的,十年之后肯定大赚,但是短期心里还是有点没底,觉得经济还未企稳,而股市的波动又是不可控的,就算低估也有可能再跌,尤其银行股的股息率可以长期徘徊在七八个点让我完全看不懂,所以只是自己控制的小账户基本满仓了(还是留了一点现金预备),也没敢上杠杆。没能说服父母的大账户大笔投入,帮父母操作后也不敢买太多,怕跌了没法交代,就这样部分错过了14年的大行情。现在知晓了黄氏价格之后才发现自己当时还是不明白,银行在有段时间是直接进入了黄氏价格区间的,自己当时对PB、PE、ROE的关系也不明白,不知道好的公司是可以通过时间产生价值的,就算股价不涨,净资产是一定会长的,相应的估值也会变化。而且财乎网的课程越学到后面越觉得博大精深,到现在课程进度才到8.4%。有太多东西都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凯利公式,窝轮,虚与实尤其精彩,以及对投资的扪心自问都是振聋发聩的。在财乎网上,我看到投资不再只是一个职业,一种谋利方式而是一个崇高的精神。课程投资是条不归路尤其引起我的共鸣,从踏入这条路的一天起,我就发现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走出来了。

  

       现在处于一个国家的大牛市行情中,我是也高兴也不高兴,不高兴的是很难再找低位公司布局了,高兴的是可以腾出时间专心在财乎网学习。其实之前我也一直没停下,在吸收了众多投资经验和理论后,我就发现最终还是要钻进具体的公司中去实践。我也是按着自己的步骤一个行业一个公司的慢慢在积累自己的投资拼图。先从招股书和行业新闻或者研究看起,对一个行业的历史和商业模式有一个大致了解,然后把行业内公司的最近见年财务指标拉出来对比一下,选择几个最优秀和有代表性的再去研读历年年报,有一点自己的理解后再去看相关公司的券商研报,然后到雪球上的公司栏目下去搜索球友们的见解。我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先对公司和行业有一个横向的大了解,因为公司之间的业绩波动其实相互联系的,产业之间也有彼此的此起彼伏。在学习的过程中一个很大的收获是我对产业链和资金流有了一定的概念,发现产业之间其实是有很大的相互关联的。比如煤炭行业,分为动力煤,炼焦煤,化工煤。分别的下游是电力行业,钢铁业和化工业。而电力行业的下游是全国的制造业,它同时还是电力设备和基建的上游。钢铁业的下游主要是建筑和工程机械等。而工程机械的下游主要是采矿和基建,这样其实就是一个循环。有了这些微观的概念,再看宏观经济就感觉没有那么雾里看花了,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在上市公司里其实都有着明显的集群分布,投资主要是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及大型国企们在拉动,而最近经济的放缓和地方投资及房地产的降温有明显关系,高善文对这方面跟踪的很好。而银行的优势就显露出来了,百业之母,所有行业都是它的下游,只要GDP在增长,就少不了银行的,坏账有政府想办法托底,如果政府都没办法托底了,那也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事。

    

       真正坚定下来从财乎网学习其实是因为牛市的大涨,虽然赚了钱,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而是越来越恐慌,这次赚钱纯粹是运气,以后估值都高了,还能像现在这样安心的赚钱吗?虽然有很多人都号称是价值投资者,但我觉得他们不是,只是因为A股太安全了,所以他们才可以长期盈利。而黄老师的系统价值投资是在定性的基础上再定量,最大限度的减少不确定性,而且由于黄老师的勤奋和科学方法,筛选出来的公司基本都是风险收益比最高的。看黄老师每个月公布的持仓明细,我就经常感叹,真的很难找到比黄老师的持仓更值得拥有的公司。在行业研究中我就有逐渐发现,虽然行业有千千万万,但盈利模式就那么几种,企业的ROE也是没法长期脱离地心引力的,那些耀眼的明星股往往都是短期的绽放。尤其在A股的畸形估值下,真的很难找到比银行更有投资价值的公司。

 

       财乎网现在做的事情看起来很不起眼,财乎网课程也没有很多“股神”火爆,粉丝也不算多。但我相信我们,财乎网未来会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圈子,会是中国价值投资的一面旗帜。